催吐暴食者们的秘密-凤凰周刊
网站公告: 诚信为本,市场在变,诚信永远不变...

PRODUCT DISPLAY

微波炉

SERVICE PHONE +86-0000-968775

催吐暴食者们的秘密-凤凰周刊

文章来源:    时间:2020-03-24

摘要:乔舟一直在和食物赛跑,每一分钟,被她狼吞虎咽下的12寸披萨、炸鸡、砂锅、炒面和穿插其间的面包、薯片、八宝粥等零食,都拥挤在肠胃里,等待吸收,她必须抢在消化前,将它们尽数吐出。乔舟一直在和食物赛跑,每一分钟,被她狼吞虎咽下的12寸披萨、炸鸡、砂锅、炒面和穿插其间的面包、薯片、八宝粥等零食,都拥挤在肠胃里,等待吸收,她必须抢在消化前,将它们尽数吐出。她小跑进卫生间,将门反锁,警觉地竖起耳朵,确认门外无人,才转身面对便池,弯腰、低头。同时,食指中指熟练地穿过口腔,用指腹不断按压、摩擦喉咙根部,随着一声干呕,食物倾泄而出。如此反复,直到呕吐物变得清澈,只剩胃酸和水,就知道吐干净了。哗——伴随着冲水声,几分钟前咽下的食物全部归零。乔舟扶着墙缓缓站起,双腿因长时间弯曲有些酸痛。她挪到洗漱台,捧水,漱口,起身抬头。镜子里的自己,眼睛布满红血丝,眼泪顺着发烫的脸颊往下淌。这场与食物的战争,乔舟并不是单打独斗。她身后,还有聚集在“催吐吧”里的4万多名吧友,500多万个帖子直指一个战斗目的:暴食,然后催吐。因为“吐”与“兔”谐音,暴食催吐者们自称“兔子”,在隐秘的圈子里抱团取暖。与乔舟类似的“手抠”催吐者,被兔子们形象地归为“手动党”,甚至有人买来胃管,从口腔一直插到胃部,让食物倒流。这个群体究竟有多大?催吐吧42000多名吧友或许给出了一个样本参考。但这个数字,仅只能作为参考,乔舟就发现,身边还有很多隐藏的暴食催吐者,比如她的表姐。她喜欢看维多利亚的秘密,模特们修长的身材加深了一米七三的乔舟对于“瘦”的渴望,“那时候,别人看到我都说,你这么高个子,应该去当模特啊。”然而,现实中,乔舟体重160斤,与模特之间隔了一层甩不掉的厚重脂肪。“去当模特”,这句原本夸奖身高的善意之言,反倒像一根刺,扎中乔舟痛处,“我要减肥”,她暗自与自己较劲,定下了减重40斤的瘦身计划,不达目标,誓不罢休。人处于低谷,食物又戏剧般地成了唯一的慰藉。复读那年,环境不适、压力过大,乔舟像变了个人,开始暴饮暴食,颇有些报复的意味。几乎是她用高考换来的减肥成果又眼睁睁地砸在了自己手里,她胖回去了。减肥的欲望再次俘虏了乔舟,碰巧,另一位同学的闯入,彻底改变了乔舟往后七年的人生。每天午餐,随大流地吃完盒饭后,姑娘便会偷跑去小卖部,买两三桶泡面、一大袋零食。同学午休,她不休,一个人呆呆坐在寝室里,机械地吃,吃完了吐。她身高一米六,体重却只有八十斤,瘦得只剩骨头。大量进食,却依旧瘦骨嶙峋,像抓住最后的救命稻草,乔舟急迫地向她讨教催吐技巧,却将明摆着对身体的伤害抛诸脑后。瘦字当前,乔舟不会去在意那些本该是重点的细节,她只有一个念头,“既能吃那么多东西,又可以不胖”,为何不吐呢?那时的乔舟,从未因学会这项潜在风险极大的技能而后悔,偶尔蹦出的焦急情绪,“也不是为吐的事情后悔焦急,而是后悔自己,为什么吃那么多,很害怕自己吐不出来。”而一旦食物倾泄而出,“就松了一口气,感觉以后又可以吃很多东西了。”甚至,会为自己掌握了别人不知的技能而偷着乐。这层心理防线一旦被突破,便会更加肆无忌惮。反正吃下去的,都可以吐掉,乔舟们在暴食与催吐的恶循环面前,一发不可收拾。向那位姑娘求教的,并不止乔舟一人,另两位有减肥之意的女同学,也加入了这个隐秘的行列。为不被其他同学察觉,她们尽量减少在寝室等熟人密集的地方呕吐,而是相约外出,一般去吃自助餐,海吃海喝一番后,再就近找一卫生间,关上隔间小门,尽情催吐。在暴食催吐群体里,乔舟不算能吃的。“兔子”们集会的微信群里,三、五斤食量随处可见,凶猛的“兔子”,一次解决10斤,也不在话下。他们甚至摸索出一套“催生”规则:糯米做的少碰,太黏会粘在胃壁,“不好生”;奶茶、饮料最后喝,润肠胃,“生得通畅”,凡此种种。对乔舟等“兔子”们而言,时间一长,“吐”不再单纯为了减肥。有时候只为发泄情绪,有时候,“没有什么需要发泄的,也会不由自主地想去做。”第一次催吐,张林还是个23岁临毕业的大学生。因为另一重身份——兼职模特,张林不得不以几近偏执的体态标准要求自己,尽管身高一米七三的她,体重仅110斤上下,放在普通人群中,甚至算偏瘦。起初,张林催吐的目的的确单纯——就是保持身材,“受不了自己长一点点肉,长一点点赘肉,还不如去死了算了。”但渐渐,催吐不再单纯出于保持身材的压力,它甚至反向激发出张林暴食的欲望。反正有催吐兜底,暴食变得有恃无恐。“逮着什么吃什么,冰箱里有的,能往嘴里塞的,就塞吧。”塞满了,就去吐,吐完了,继续吃,一天反复五六次。严重时,从早上起床,到晚间临近休息,除了做饭,张林可以“什么事儿都不做,就不停地吃,不停地吐,一直吐到自己很虚脱的样子。”至于为何而吐,不记得,也不重要,麻木了。“就是一个恶性循环,像吸毒、酗酒、赌博,上瘾了,后来就停不下来。”张林无奈地说。乔舟理解张林,对于“兔子”而言,吐,只有零次和无数次的差别,就像潘多拉魔盒,一旦打开,便很难再关上。周期也会由几天一吐,急剧缩减为一天一吐,最后,甚至会一天几吐。2016年,是乔舟“入坑”的第六年,她几乎复制了张林的生活节奏,从早到晚地暴食催吐。早晨九、十点,睁开眼,乔舟摸摸索索找到手机,打开外卖软件,点四杯奶茶、一份炸鸡、一份汉堡,全部吃完,还不满足,得再叫一碗面、一份小笼包,外加一份馄饨。这些吃完,差不多就可以开始每日第一吐了。吐完,有些疲倦,歇会儿,再继续,如此往复,直至晚上八、九点。乔舟后来仔细盘算过,每日自己在食物上的花销,最低也有300元。“那个时候,我都不知道吃东西是什么概念,只要看到食物,我的反应都是不正常的”,仿佛胃里有一只饕餮,饥饿操控了大脑,“就是吃完,撑了,就去吐,吐了,没有满足感,就又去吃。”一天下来,反复六七次。张林的兼职模特一直做到25岁,25岁之后,保持身材的包袱丢了,但更多的生活压力朝她迎面涌来。丈夫在家一直酗酒,刚结婚那几年,钱又被挚友骗走,加上孩子出生带来的经济压力,张林的生活一度窘迫。“其实就正常人而言,(很多东西)也不是什么压力。但那个时候,催吐带来了抑郁症,很多正常人能处理的情绪,对我来说,压力都非常大。”张林后来反思。回忆起2016,乔舟身心俱疲,除了日复一日的暴食催吐,还有诸事不顺后崩掉的心态。当年5月,乔舟父亲生病,她辞职在家,照顾父亲之余,准备做些生意。三个月过去,生意没有做起来,又与父母关系也因事出现裂痕。有那么一刻,她怀疑自己“是不是被世界抛弃了?”创业失败,又丢了工作,加上家庭关系失和,乔舟一度离家出走,躲到一个闺蜜家,“完全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”。彼时,仿佛有一只手,抵在身后,推着她走进那道死胡同:暴食,然后催吐。“那个时候,吃东西是一种上瘾的状态。我没有其他的快乐来源,只有吃东西分泌的多巴胺,才足够让我快乐。”闺蜜晚上八九点到家前,她务必将一切收拾妥当,尤其是厕所,清理完呕吐物,还需再三检查,是否有残余,绝不留任何蛛丝马迹。对于自己的这个嗜好,每一个“兔子”都绝不容许外人窥知,包括父母。2016年,为了减肥,念大一的林雨开始催吐。课间时分,为避开人群,她总去操场一角罕有人至的卫生间,特意躲在离门最远的隔间,屏息凝神,确认无人,再对着便池“催生”。一边吐,一边还得留意听,是否有路过的脚步声,一旦察觉到陌生人靠近的气息,她立马停下,“不会继续抠了”,强装镇定地安抚自己,待人离开再继续。张林催吐了十年,除了丈夫,她谁也没告诉,包括父母。 “就觉得(暴食催吐)很变态,就不想要别人知道,因为我丈夫还是开明的,很包容,但从没想过和闺蜜什么的说,说不出口。”有两年,张林持续性地胃痛,一度,怀疑自己得了胃癌,在恐癌的情绪里惊惶度日。即便如此,她也坚持不去医院,“因为觉得自己的嗜好难以启齿,很怕被别人知道。”后来有一次,实在挨不过,张林极不情愿地拖着病体,去了一次医院。诊断室内,看着医生严肃的表情,张林十分心虚,“非常非常担心,医生那么有经验,会不会发现,我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啊。”关于自己的嗜好,她曾尝试向家人、朋友求助,她鼓起勇气,讲述完自己的经历后,“家人却没一个理解,他们觉得我神经有问题,不想听我说。”久而久之,她将自己包裹得更严实,躲在暴食催吐的小圈子里,拒绝与外界交流,“因为正常人根本理解不了,到现在还没人理解我,我也没再和他们说过。”而抑郁,仅是长期催吐的副作用之一,胃病、掉头发、脸颊肿大、牙齿因胃酸反噬而松动,等等等等,在十年间反复折磨张林,让她一度萌发轻生的念头。“就是觉得活着太没意思了”,虽然年纪相差甚大,但林雨很能理解张林的无奈。因为暴食催吐,林雨的眼睑周围,散发出一圈圈红点,那是反映在脸上的胃部出血点。经期也因此紊乱,整个人陷入一种无法自拔的焦虑与敏感。但最要命的还是留在肠胃的后遗症。起初,林雨被诊断出阑尾炎,接连输了三天液。之后不久,肠胃炎又连续侵袭了数次,皆在催吐之后。哪怕现在已经完全戒掉了催吐的习惯,但留在肠胃的后遗症依然让林雨后怕。“只要吃辣一点、油腻一点,肠胃就要疼,疼了就要去医院输液。”生于重庆、长于重庆的林雨,从未想过,有一天,自己的肠胃会对从小吃到大的辣椒过敏。有一回,胃病发作,疼到半夜,也未消停,去医院一检查,“什么都查不出来,连阑尾炎也查不出来了。”那次,林雨着实吓了一跳。但之后,反复无常的疼痛反而让林雨习惯了,“释然了,偶尔疼疼,就去输液,也没关系啦。”如今的她,几乎每个月都得去医院报到,久病成医,医生的处方还未写好,她心里对用药已经有了数。电话采访前,她刚从诊所输完液回来,“就去输了个消炎的,然后输了点止痛的”,林雨漫不经心地说,“我太明白这个是怎么回事儿了”。说完,又自顾自开朗地笑起来。只几秒,林雨收回笑容,“你别看我现在这么乐呵,(暴食催吐)那时候是真的抑郁。”往事在林雨身上并不如烟,留在身体上的伤害让她后悔不已,“我以前也吃香的喝辣的,屁事儿没有,现在,就变成这个样子了,身体一年不如一年。”近几年,胃病时常光临,一入夜,疼痛袭来,乔舟只能蜷成一团,在床角默默流眼泪。她不敢去做胃镜,怕检查出胃癌,也不敢告诉父母,“因为我这个病,是我自己作的。”乔舟说,她不怕死,只是“不想这样轻易地走掉”。每次吃完吐完,她都忍不住责怪自己,“我到底在干吗?我是一个人吗?为什么我会被食物控制?”但下一次,吐瘾上来,她又对自己失去了控制,“像一个行尸走肉般活着”。孩子出生后,需要母乳,“我就觉得,怀胎的时候,就已经又吃又吐,很不健康。现在需要喂母乳,如果再这样,孩子就得不到好的营养了。”最初那段时间很难熬,看见食物,还是会下意识地往嘴里塞,撑了,又会不由自主地去洗手间吐。“虽然大脑告诉自己,不要吐了,但身体还是会很想去做这个事情”,张林比谁都想戒掉催吐,但那种想停止却欲罢不能的绝望,旁人很难理解。但一回头,看着嗷嗷待哺的孩子,她又被负罪感俘虏。她曾尝试通过网络,找到戒吐的志同道合者,但翻遍QQ,五花八门的群遍地都是,唯独没有一个戒暴食催吐的。索性,张林自己建了一个,好歹让大家“能找到一个心理支持”。在这个群里,群员们多较为谨慎,愿意毫不保留吐露心事的人,少之又少,群渐渐不再活络,张林还得回到现实找出口,“最主要的,就是过自己心理这关。”她开始冥想,打坐,切断浮躁,静下来,和自己对话,寻求和解。这一招,对张林确实有效,暴食催吐的时间间隔再次拉长,直到圣诞,她又破了戒。当天,与一众好友聚会,玩乐吃喝,没留神,再次吃撑,胀痛难捺,她跑到洗手间,又吐了一次。如今,几个月过去,张林坚持得还算不错,但对未来能否彻底戒掉,她还是有些没底气,“应该可以吧”,她语气有些迟疑,“如果一直这样去冥想,应该可以吧。如果懈怠……”她停了几秒,“我不知道,应该可以吧。”像是在鼓励自己,她又重复了一遍。乔舟亦然,从2017年3月至今,她一次也没吐过了。她的经验是,坚持不吐。不吐,胃里就有东西,有东西,自然吃不下,食量慢慢减少,久而久之,就慢慢戒掉了。

地址:这里是您的公司地址    电话:+86-0000-968775     传真:+86-0000-968776
技术支持:织梦模板    ICP备案编号 ICP备********号   Copyright © 2002-2020 澳门上葡京赌场网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58